書中自有健康道

偶爾讀到報紙上一篇介紹《令你震驚的健康真相》(以下簡稱梁著)的文章,說是有一種體檢能讓微電流經過穴位查出你什麼部位,中了什麼毒,並對症治療。正在尋求西醫之外種種另類療法以求逃過西醫手術的我,立即買書來看。作者梁柏濤先生對健康問題的分析及解決方法讓我充滿盼望,書還沒讀完我就打電話到梁先生所經營的正本會預約體檢,最早能訂到的日子竟在2個月之後。

初入正本會,看不見大夫,聞不到消毒藥水的味道。治療師的房間陽光充裕,與時代廣場大樓遙相對望。房間一角是一棵半人高的大葉常青植物,桌子底下空氣清新機在輕輕轉動,治療師和客人坐的都是真皮轉椅,樣樣都在體現梁先生的健康理念。坐在電腦跟前,一手握著電極棒,穿白袍的治療師小姐以另一電極點觸我手上腳上的穴位,銀屏上顯示一行行的英文名稱,以及對應部位的健康指數。這就是體檢?我恍如進入科幻電影。

體檢完畢,帶著一疊列印出來的檢查結果,很快就見到梁先生。他將結果逐行解讀,告訴我身體的基本狀況:代謝指數顯示我已經在癌症邊緣徘徊,漏腸是根源(漏腸也是大多數患者的病患根源,詳見梁著)。報告還顯示我體內需要補充的營養品,以及所積存的來自化纖衣物、防腐劑、西藥等等的化學毒素,各類寄生蟲、細菌,甚至輻射。這就是我的健康真相?拿著這疊不可思議的結果,我的第一個衝動是去西醫那媗褌牷C我找到一位心好態度好的醫生。“肝堶掄x固醇偏高?我們只能抽血檢驗膽固醇。至於是從哪里來的我們可沒法告訴你 ……漏腸?那也許只有開刀才能看到了……”諸如此類,叫我知道這兩套不同體系很難對話。至少,我最關心的兩個在西醫檢查中顯示的名詞在正本會的檢查結果中也出現了。

梁先生的治療是全方位的:每星期以電腦進行能量治療,每天定時服用大量維生素、微量元素等營養品,改良生活環境與習慣包括戒口,鍛煉身體。讓人較難接受的是梁先生的戒口忠告:“果糖會降低免疫系統的功能,所以要戒一切甜品,包括水果。”(梁著中有詳細解釋)大約是看我一臉的將信將疑,他又補充:“我的話,是金科玉律!”從他辦公室出來,我逮著一個似乎願意交談的先生聊天:“我原來體質很差,骨瘦如柴。開始我戒口不嚴,效果不明顯。後來乖乖戒口,身體才漸漸好轉……”又問一個治療了兩個月即將“畢業”的女士,也一再印證梁先生的“金科玉律”。沒奈何,正應了一句英文俗語:“你吃什麼,什麼就是你。”(You are what you eat.)你吃垃圾,垃圾就是你;你若不顧惜你的免疫系統,你就成為病疫的載體。或曰:“這也不吃,那也不吃,人生還有什麼快樂可言?”其實口腹欲望的滿足只是一時的滿足,為什麼人卻偏偏要做口腹欲望的奴隸,進而受疾病的奴役呢?一向信奉“大蟲吃小蟲”、“不乾不淨,吃了沒病”的我,如今眼睜睜看到無數蟲與毒在我體內為非作歹,加上報上常見的各種食品安全問題的報導,再讀梁先生對食品添加劑危害的分析,口腹欲望早已減了大半,倒成了戒口的動力。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代謝指數顯示我已遠離癌症。我的中醫好友告訴我,癌症治癒的關鍵,在於新陳代謝功能的恢復。西醫把腫瘤一切了事,對於新陳代謝功能的康復並無太大幫助。正如梁先生所一再強調的,給患者治病的只能是患者自己,他所做的是幫助患者改善體質,提高免疫力。梁著也正是在這點上給人許多生活提示。小兒遠遊時,我就搬用了梁著中的金科玉律來叮囑他:“盡可能休息;每天服用維生素;少吃甜品。”

我沒有逐樣研究那一大堆營養品的功用,因為每次在開藥之前,藥劑師會端來上百種營養品來測試,根據每個患者的狀況,剔除過半目前不適宜服用的營養品。這無疑增加了患者的信心,也與中醫強調變化與個體差異的體質理論相符合。梁著中有幾篇文章專門談維生素應該如何服用及搭配。在我服用的營養品堙A有一種叫黑核桃(Black walnut)的粉末。上網一查,說是這黑核桃樹下通常寸草不生,當然也不長悅目的花朵。正是這“毒性”,有殺菌及抑制癌細胞的作用。這藥,一如梁先生本人一樣有傳奇色彩。

去年底的一天,我的一句普通問候“您近來好嗎”,引來梁先生一番感慨:“不太好,我媽媽上星期去世了。說來我也應該知足,她已經90歲了,我已經使她多活了20年,而且還是相當不錯的20年。”原來,當年梁先生為父親百般求醫,錢財拋盡而仍然難免陰陽永隔。梁母在20年前患柏金遜症,醫生斷定只得半年性命。梁先生索性自己研習醫書,為母親開了一大堆維生素,梁母吃了居然見好。梁先生放下如日中天的《馬經》及娛樂(他曾是譚詠麟所屬溫拿樂隊的經理人)生意,潛心研習自然醫學。十年前成立正本會,以舉世無雙的醫術造福病人。“我現在賺的真是辛苦錢。因為每天病人收得滿滿的,能給病人解讀、制訂醫療方案的又只有我一人。晚上下班回家,吃過飯洗個澡就到了休息時候。辛苦歸辛苦,總也記著良相不如良醫,良醫貴在醫道而不在醫術……”梁先生慶倖自己學醫適逢其時:“若是再早十年學醫,電腦和能量醫學都沒有成熟,我也不可能集大成而有今天的成就。”

敢為天下先的梁先生並不諱言他所遭遇的阻力:“夏蟲不可語冰。且看50年後的光景。”我衷心期待梁先生的醫術能受到醫學界更多的重視,患者的資料、資料能夠得到更充分的統計與研究,使這目前只能造福少數患者的梁氏健康之道,能為多數人企及。當然,這一切都始于閱讀梁著一二集。


-- 王小雷

 
close
back to main page!